讲座回顾(八) | 疫情下的个体、社会与国家



为更好推进学术资源共享和本科生综合素质教育,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落实疫情期间“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总体要求,学院举办2020年夏季学期系列知识大讲堂

其中,我系将举办八场知识讲座,既针对我系专业前沿,又与课程学习相结合,旨在拓展学生们的学术视野,更好地带动和启发学生的专业学习和创新意识,满足我院一流专业建设和创新型人才培养需求。


7月17日14时,我系成功举办2020夏季学期系列大讲堂之疫情下的个体、社会与国家。本次讲座由文化与传播系承办、党委宣传部和学生处协办,中国传媒大学教授孙英春主讲。文化与传播系18、19级全体学生和16、17级部分学生参加本次讲座。讲座由文化与传播系副教授刘俊阳在线主持。







主持人刘俊阳老师首先致开场辞,他对主讲人孙英春教授进行了简要的介绍,并表达出对孙教授莅临本次讲座的欢迎与感谢。随后讲座正式开始。


孙教授首先介绍了自己作为国际关系学院中文系87级校友的一些生活和工作经历。尽管离开国关已经三十多年了,但孙教授依然心系母校,与母校始终保持着一份“不解之缘”。

随后,孙教授分别从疫情下的个体、社会与国家这三个方面展开详细地讲述。

孙教授从非典时期自己的公益书籍《非典时期心灵处方》的创作说起。他谈到,写这本书的时候自己还没有系统的心理学专业知识背景,这是他用短短七天时间,边翻阅资料学习心理学知识边撰作的书稿。这本书一经出版,就得到了包括国家卫健委和多名心理学专家在内的学界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和认可,并同时在大陆的中国旅游出版社与台湾的远流出版公司出版,其影响广泛,在很长一段时间被称为“中国灾难期间心理援助的第一本书”。此外,孙教授也将此书获得的全部稿酬都捐赠给了国家疾控中心。

孙教授又讲起了自己抗击新冠病毒的经历。年初疫情爆发后,出于对远在武汉的父母的担心,他曾于1月9日前往武汉探望双亲,并提前购置了400只口罩供二老使用。1月14日,孙教授启程返京,来回全程他都佩戴了口罩。但不幸的是,孙教授逐渐出现了发热、感冒等症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隔离后,孙教授于1月24日只身前往地坛医院检查。几个小时后,孙教授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孙教授的病情一度恶化,这也使他住过一段时间ICU病房。孙教授向我们分享了自己在ICU病房中的一些感人至深的故事和他在这段独特经历中所领悟到的为人处世之理。

一次,当他看到病房外的窗户上贴着一张写着“窗帘不要拉下来,孙教授要看风景!”字样的纸条后,心中感到深深的震撼。有那么一瞬间,他明白了人的渺小、人所付出的努力下的伟大,以及在最困难的时候信仰所带给他的力量。孙教授也借着讲座的机会向医院的全体医护人员表示感谢。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些关于医生的故事,尤其是当一位医生主动打开自己的防护服、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也要为孙教授听诊时,泪水似乎在这个豪情铁汉的眼眶里滚了三两圈,但却迟迟没有落下。

孙教授表示,北京地坛医院至今无一工作人员感染、未有死亡病患,是地坛医院医护人员高超医护知识水平的体现,也是他们最值得骄傲的资本。

说完疫情中的个人,孙教授又讲到了疫情中的社会百态。他曾在火车上偶遇一对夫妇。两拨人素未相识,孙教授的热心帮助却在夫妇心中留下了较好的印象。后来,当这对夫妇在电视新闻中偶然看到住院的孙教授时,他们认出了这就是当初在火车上帮助他们的人,于是通过微信私聊了孙教授,向当时还在住院的孙教授表达了他们的关心和祝福。这样的事情让孙教授真心觉得“心里暖”,他还和自己的老同学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中国人之间,无论东南西北,只要是善良的人,就会让人感到亲切。”

最后,孙教授也从李文良医生去世这件事情切入疫情中的国家这部分内容。他曾在微博中感慨到,“一个看起来美好的时代可能要结束了,一个看起来不美好的时代可能要开始了。”孙教授也呼吁各位听众,在见证历史的同时也要有自己的思考,不能茫然地被动地接受所有事情。见证历史本身并不一定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但如果我们在不幸当中还不会加以思考,那就是更加的不幸。要知道,周围的一切都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没有什么人是可以不问俗世而俯仰众生的。










讲座结束后,我系同学积极思考、踊跃提问,孙教授也一一做出了回答。


最后,主持人刘俊阳做总结发言。他再次感谢了孙英春教授带来的关于“做人的知识”的精彩讲座,也肯定了我系同学积极认真而有价值的思考。


16点10分,本次讲座顺利结束。


让我们祝愿孙教授能早日从新冠肺炎的种种影响中走出来,感悟到做人做事的道理;祝福这位真性情的率性男儿能在未来的工作和生活中攻坚克难、一帆风顺;也欢迎这位好师兄能够常回家看看,国关在这里永远欢迎您。


愿历尽千帆,归来仍少年——孙教授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