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回顾(六) | 新冠疫情与全球传播:打造中国故事2.0版



为更好推进学术资源共享和本科生综合素质教育,营造良好的学术氛围,落实疫情期间“停课不停教、停课不停学”的总体要求,学院举办2020年夏季学期系列知识大讲堂

其中,我系将举办八场知识讲座,既针对我系专业前沿,又与课程学习相结合,旨在拓展学生们的学术视野,更好地带动和启发学生的专业学习和创新意识,满足我院一流专业建设和创新型人才培养需求。


7月15日15时,我系成功举办2020夏季学期系列大讲堂之新冠疫情与全球传播:打造中国故事2.0版。此次讲座由文化与传播系承办、党委宣传部和学生处协办,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史安斌主讲。文化与传播系18、19级全体学生和部分16、17级学生参加本次讲座。讲座由文化与传播系副教授刘俊阳在线主持。


主持人刘俊阳首先致开场辞。他对本次讲座主讲人史安斌老师做了简要介绍,并对史老师的到来表示诚挚的感谢。

史安斌教授从新全球化时代的大角度出发,展开了对中国国际传播的现状及未来发展的分析


他首先从实践的角度,阐释了当代中国在国际传播时代所打造的“1+6+N”模式。同时指出,“1”代表一个旗舰媒体,“6”代表中国的六大央媒,“N”则代表一些其他进行对外宣传的机构。在“1+6+N”这个模式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外宣格局经过十多年的时间已经初步形成,这也为中国下一阶段的对外传播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然后,史安斌教授从理论的角度出发介绍了“全球传播”这一概念的历史渊源及理论基础。他强调,梁启超先生开创清华新闻学,提出了“世界之报”的概念,并表示要创办“以全世界人类之利益为目的”的报刊。此外,《共产党宣言》也对“全球传播”这个理念做出了畅想。毛泽东曾对新华社提出,“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习近平主席更是在三次讲话中对毛主席的理念做了进一步发展,并明确强调了对外宣传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史安斌通过以上的举例,证明参与全球传播对于当代中国而言,是提高国际影响力和国际社会话语权必不可少的。


史安斌教授通过中国在世界经济总量中的高排名与中国在世界范围内的低评价的对比,提出在新全球化时代,中国应该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也需扩大自己的朋友圈,提高中国在周边国家乃至全世界的总体形象。从美国某机构做出的调查中可以看出,世界对于中国的崛起实力表示肯定,但他们对于中国的整体形象却总是褒贬不一。对此他表示,这反映出中国对外传播的一个事实现状,即中国在各个方面已经大幅度提升,但我们的形象和故事依旧没有得到世界的认可。


他还提到,新冠疫情这一不可预料的全球背景导致了当今时代的三个趋势:社交媒体新冷战、国家战略传播及AI计算宣传的兴起。在新冠疫情下,全球传播出现变局,人们被迫居家工作,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进一步提升,甚至爆发了“信息瘟疫”,这深刻地改变了全球新闻传播的格局与生态。而互联网更加频繁的使用,也再度引发社交媒体新冷战。国家间的信息和意识形态斗争主体变得更加多元化、小型化,例如“方方事件”“李文亮医生去世”等国内舆情的国际化都是社交媒体新冷战的标志。此次疫情中,中国的做法效果显著,但并未完全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他认为这是因为缺少国家战略层面的传播。对外传播需要各部门协同配合,通过多个渠道和角度对目标进行精准“打击”,建立一个完善的国家传播战略体系是当今中国对外传播时需要着重考虑的问题。另外,AI计算宣传的兴起,也会使得未来国家间的传播变得更加难以控制。如何保障国内政治格局及舆论稳定,这将成为未来各国政府需要面对的重要问题。针对以上三个趋势,他提出,在新冠疫情结束之后,世界各国都将面临内宣和外宣该如何联动这一重大问题。


之后,史安斌教授明确了国际传播与全球传播的区别,并对全球传播进行了深度的分析。全球传播有三种模式:英式全球化、美式全球化和新全球化。中国倡导的新全球化不是“照抄作业”而是“赋权”,是以当地文化及价值观为基础、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全球传播。国际传播受限于本国的意识形态、政治立场等因素,更多地会站在自身的角度进行传播;而全球传播则是以全球为视角,以世界各国的角度对外传播,这更容易让世界接受并认可。他强调,中国在全球传播方面还没有做出典范之作。以《战狼2》为例,这部影片虽然集结了电影行业许多顶尖制作,但是它所表达出来的观念仍旧没有切合国际视野。中国目前还有许多对外传播仍旧停留在国际传播的层面,还未达到全球传播的高度。打造“全球化时代的中国故事2.0版”,需要宣传单位更加侧重讲述中国与世界共同发展的故事。华为作为中国领先企业,一直受到中国人的追捧和外国势力的打压,这表明过度地强调民族主义容易引起国外的反感。相反,TikTok(抖音海外版)就采用“淡色中国”的策略,在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名字,并由不同的人分管,淡化了民族之间的差异和冲突,从而更好地实现国际化。对此史安斌强调,中国如何实现从国际传播到全球传播的跳跃,是现如今中国对外传播方面面临的最大考验。



史安斌教授的讲座结束后,我系同学积极思考、踊跃提问,其中刘博睿等同学从外交官发言、国家传播战略体系发展两个角度向主讲人提问。针对上述问题史安斌一一做出回应。


他指出,传播需要有受众意识,“怼”是必要的,但不是唯一的。在社交媒体上要善于用简短的话语击中受众的痛点,但在发布会等正式场合需要做出适当的强烈回应。
他表示,当前中国的话语体系比较单一、零散,没有形成完整的体系。许多意见领袖也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发声。但是很多都没有意识到沟通的艺术,对于说话的技巧没有重视,容易产生误解和纠纷。我们需要加强对沟通交流方面的教育,提高国民的语言素养。


最后,主持人刘俊阳总结发言。他感谢了史安斌的精彩讲座,肯定了我系同学积极认真而有价值的思考,也表达了自己对讲座内容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的外宣有“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现象,受意识形态和西方刻板印象的影响过大。他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充分运用讲座的知识,在未来的学习与工作中讲好中国故事,为中国的全球传播贡献自己的力量。


17时00分,本次讲座顺利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