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对学生、家长和老师,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毕业季。


骄阳如火,北京的6月底7月初总是这样的炎热。这是毕业生在校的最后一个月,往年这个时候校园里总显得忙忙乱乱,每个人都很紧张和兴奋,用英语说就是hustling and bustling。毕业补考、论文答辩和打印、成绩单打印、填写一大推毕业生表格、求职面试、没完没了的拍照和聚会、匆匆忙忙的打包托运和挖空心思地题写毕业赠言、宿舍楼下的旧书摊、流着汗水的快递小哥……当然对于毕业生和家长而言,毕业季的高潮当属毕业典礼。

  

可是,对2020届毕业生而言,今年没有毕业典礼。

  

5月底,疫情似乎基本控制住了,近两个月来北京只有零星的境外输入病例。北京高校纷纷出台毕业生返京政策。我们国际关系学院决定毕业生分三批自愿返校,每批学生在校园停留一周收拾行李、办理手续。腾讯会议上,我首先祝贺他们都通过了网上论文答辩,都将顺利毕业并获得学士学位。“你还有机会穿上毕业服拍照。如果你决定不来,我们会帮你打包托运,学校会支付费用。但在遗憾的是在目前情况下,我们不会举办毕业典礼。我很抱歉,希望你们理解”。腾讯会议中只有我一个人打开了视频。突然感到悲伤,我哭了。但那时候,我仍然希望能见到他们所有人,并与他们合影留念。

  

但6月11日北京突然爆发疫情,校园笼罩在惊恐和沮丧之中。一些计划第二周第三周返校的学生立即取消了他们的机票和火车票。15日仍有一些学生返校,16日北京市政府宣布停止毕业生返校,18日北京宣布中高风险社区人员限制出京政策。第二批已经返校的学生们非常恐慌,有人在学校只待了几个小时,立即赶回机场和火车站。一个女同学哭着问我:“刘老师,如果我不能离京,学校又要求我离校,我可怎么办?”我告诉她:“如果政策规定你不能离京,学校绝不会赶你走,这是你的家”。

  

梁启超说:“患难困苦,是磨炼人格之最高学校”。奥斯卡·王尔德说:“那些对我们来说是痛苦的考验,往往是伪装的祝福,时过境迁,我们会对他们充满感激”。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对于2020届毕业生来说,这场灾难可能是他们大学时代的最后一课。他们伴随着冠状病毒的爆发不断成长而且变得更加成熟,他们学会了如何把灾难变成机遇。所有的学生都已经习惯了用腾讯会议和雨教室上课考试和论文答辩。他们学会了如何线上办理离校和毕业手续、线上求职和网上面试。

  

这场灾难实际上已经成为一门必修课,同学们对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人道主义、人类命运共同体、志愿精神、自律和社会责任等等有了更加深刻地理解。

  

我的许多学生疫情期间参与了志愿工作,他们或者撰写新闻报道、或者分发捐赠物品和值守社区大门。二年级一位在新华社实习的同学加入了报道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的报道团队;另一位同学参加了由中国教育电视台和新航道国际教育集团联合举办的“中国故事英语复述”活动,在2万多名选手中她跻身只有15名选手参加的总决赛。大部分学生都没有离过家,其实呆在家里避免社交活动就是对抗疫的贡献。这学期他们每天通过腾讯会议和雨课堂继续学习,有些还学会了做饭做家务,对社会对父母有了更多的了解。

  

最让人感动的是有机会返校的同学很多选择了替其他同学打包托运,我在学生群里不断感谢这些大学四年最后一批志愿者:“再次感谢你们,同学一场不易,学校老师、无法返校的同学和家长都不会忘记你们的最后一次志愿行动。”我们学校出台了政策,线上办理所有离校和毕业手续、未返校同学的托运费由学校统一支付、帮助同学打包托运的同学按勤工助学政策给予补助。也有一些行李通过视频直播由老师“亲妈式”收拾打包和托运。

  

除了有2天社区所有人都在排队接受核酸检测,这段时间校园很安静。大门口仍然有一个大海报站在那里欢迎曾经计划回来的毕业生。他们暂时不会回来了!但我相信那上面的话意义仍在:“平安归来是老师们的真挚愿望,成功出航是学校最好的祝福”。
  
“我不想再跟我的学校说再见,因为我会再见到你的。”一个学生在他的微信中写道。亲爱的2020届同学们,你们将离开母校,但你们永远离不开母校和老师的祝福,尽管你的身份不再是学生而是校友,但这所大学作为你的母校永远是你的家。作为老师,我们不会再点名、布置作业和批阅试卷,但我们依然有一项特权那就是永远为你们祝福,期待分享你们未来的成功与喜悦、期待着校友返校日与你们一次次再见。
 
不幸的是,不仅在北京,在全国甚至全世界,2020届从小学到大学的大部分学生都没有毕业典礼,这是一个伤心的毕业季。我相信像我一样,全世界所有的老师都会为你们祝福。尽管缺少仪式感,但学成毕业的实质没有丝毫改变,衷心祝贺你们毕业。人生的全新一页已经展开,你们的未来注定光明灿烂,相信暴风雨后彩虹必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