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个省级政府一把手出身经济领域

新省长们遭遇“紧日子”,经济工作思路渐现

新一届中央政府运转已超过100天,简政放权、“金融新政”等举措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

在地方,2013年全国“两会”后,多名省长(市长、主席)履新。南都记者梳理发现,3 1个省市区现任政府一把手中,18人拥有经济学专业背景,3人长期在国企系统工作,“懂经济”成为他们的共同点。

但在上任之初,他们就面临着经济发展的新局面:经济增速放缓、中央转变经济思路、土地财政支撑乏力、地方财政收支告急。“懂经济”的省长们如何应对?

懂经济的政府一把手人数骤增

强化专业化能力是近年官员任命中的趋势,在当前金融市场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对官员把握经济的能力必然提出更高的要求。 ——— 北京大学教授白智立

事实上,作为肩负经济发展重责的政府一把手,“懂经济”是一般性要求,不过在以往,具有理工科教育背景的工程师型官员占据了主体,他们往往具有在国有企业或经济部门历练的经历。但此轮换届后的省级政府一把手群体中,具有经济学专业背景的人数骤增。

北京市长王安顺毕业于南开大学政治经济学专业,天津市长黄兴国毕业于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辽宁省长陈政高毕业于东北财大财政金融系、吉林省长巴音朝鲁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管理系、黑龙江省长陆昊毕业于北大经济管理系、上海市长杨雄在社科院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与此类似的还有广东的朱小丹、四川的魏宏、云南的李纪恒、甘肃的刘伟平、宁夏的刘慧、陕西的娄勤俭、重庆的黄奇帆等人。

山东省长郭树清和河南省长谢伏瞻二人并非经济学专业出身,但均曾获得过孙冶方经济科学奖。其中,郭树清以学者型官员著称,在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工作多年,谢伏瞻是工商管理硕士,担任过智囊机构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二人堪称经济专家无疑。

另有数人虽不是经济学专业出身,但长期执掌国有企业,这种情况有曾任华能集团总经理多年的山西省长李小鹏、曾任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的河北省长张庆伟。以及执掌中石化多年的福建省长苏树林。此外,青海省长郝鹏是出身国企的高级经济师,浙江省长李强是工商管理硕士。

北京大学教授白智立认为,强化专业化能力是近年官员任命中的趋势,在当前金融市场越来越复杂的情况下,对官员把握经济的能力必然提出更高的要求。

“紧日子”:部分地区财政近于零增长

有媒体近日报道称,前5个月,除去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转移支付,多省份出现较大的收不抵支,部分地区财政收入甚至接近于零增长。

6月21日,山东省召开财政工作会议,新任省长郭树清提醒下属,要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

这源于经济增速放缓以及地方财政吃紧。有媒体近日报道称,全国多地财政收入目标未达预期,前5个月,除去中央对地方的财政转移支付,多省份出现较大的收不抵支,部分地区财政收入甚至接近于零增长。

在财政收支紧张的时刻,郭树清召开财政工作会议,他强调,2013年财政减收增支压力大,要抓好税收征管,确保完成全年收入预算任务。他还要求抓好政府性债务管理,确保不出现系统性、区域性债务风险。

刚刚“转正”不久的安徽省长王学军,也在6月20日就财政问题作出指示,同样要求各级各部门做好“过紧日子”准备,自觉、毫不动摇地做好“增收”和“节支”两篇文章,严格规范财政管理,希望以此应对财政收支矛盾。

5月14日,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和新任省长娄勤俭亲自带队,在北京与财政、国土两部部长进行座谈,称陕西发展存在制约因素,寻求两部在政策、资金方面给予优惠和倾斜。娄勤俭就陕南避灾移民搬迁、延安治沟造地等做出说明,希望“能将有关先行试点安排在陕西”。

面对相似形势,浙江省长李强在5月2日出席银行业协会会议时,称“浙江银行业有责任也有能力配合我省各级党委政府做好服务浙江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工作”,他希望各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做大蛋糕,确保供给。

困局中的经济改革

一方面是应对严峻的经济和财政形势,另一方面还要贯彻中央政府的决策部署,这样的局面对31个省市区的政府一把手来说,绝不轻松。

面临严峻的经济和财政形势,“学者型官员”郭树清的经济工作的部署,仍然跟中央政府的步调高度吻合。在向省人大汇报工作时,他强调,“金融资产必须更多服务于实体经济”,与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金融政策目标一致。在省政府廉政会议上,郭树清要求转变职能、放权让利,“该由市场做的放给市场”。

简政放权是李克强上台之初曾作出的承诺,在今年两会的记者招待会上,他承诺要削减国务院行政审批事项三分之一以上。这样的举措已经在多个省份拉开大幕。

6月21日,广东省长朱小丹主持召开省政府常务会议,会议授予深圳前海部分省级经济管理权限。与此同时,广东省对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实施情况进行专项督查,确保减少政府微观干预,为企业松绑,激发民营经济活力。

4月12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邀请民营企业家座谈,并表示要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平等竞争环境。而在这次会议前后,省级政府也加大了对民营经济的关注。

例如,4月25日,北京市长王安顺到民营企业调研,称将大力支持民营经济和中小企业发展;6月2日,吉林召开全省县(市、区)长推动民营经济发展专题研讨班,吉林省长巴音朝鲁要求推动县域民营经济大发展;6月3日,河南省召开民营经济工作会议,并下发《河南省促进民营中小企业健康发展行动计划(2013-2014)》,新当选省长谢伏瞻要求“把民营经济发展摆上更加重要的位置”。

在贯彻中央决策部署的同时,地方也面临着现实的挑战。

作为“营改增”的试点省份,山东正在按中央部署推进该项工作,郭树清在6月21日的财政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深化税费制度改革,抓好“营改增”试点工作,确保新旧税制顺利转换。

不过,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指出,地方营业税改增值税会使得地方短期减少财政收入,地方需要防止因为完不成财政收入目标而征收过头税的情况发生。

一方面是应对严峻的经济和财政形势,另一方面还要贯彻中央政府的决策部署,这样的局面对31个省市区的政府一把手来说,绝不轻松。

在6月8日召开的上海市改革工作会议上,新任市长杨雄对经济和改革形势的判断颇为严峻,他要求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审批改革,坚持市场化取向,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为全国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积累经验。“不深化改革,上海就没有出路”,这位在社科院获得过经济学硕士学位的市长告诉与会官员。

南都记者杜强 实习生石慧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