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周二)晚,由国际关系学院文化与传播系承办的以“如何安放你的新闻理想”为主题经验分享会在交流中心第一放映厅顺利举行。文传系副主任牟乾和辅导员孙华砚出席了本次活动。此次分享会邀请到四位香港《凤凰周刊》资深媒体人,他们分别从编辑、摄影、记者、杂志主编四个角度进行经验分享。通过本次活动,同学们明确了新闻产品从策划到出版的过程,更新了自身的新闻观念,感触良多。



【文字篇】温柔而强大

首先上台分享经验的是《凤凰周刊》主任编辑漆菲。“大家所知晓的普京是热血而刚硬的铁腕人物,他的手应该是强劲有力的”漆菲笑着说,“但我第一次握他的手时,感觉到的却是冰冷而柔软。”如果要从外貌和语气去了解一个人,显然,漆菲和普京都反差得令人意外。珍珠耳钉、铂金钻圈、淡蓝色和淡紫色相间的指甲油、中长款卡其色风衣,配上她干练的斜刘海短发和白皙的皮肤,很难相信这样一位时尚女性是一名严谨专业的国际新闻主编。



舞台上,漆菲很少有多余的肢体动作和言语上的浮夸,取而代之的,是用冷静而不失温和的语气讲解着《凤凰周刊》的三大方向——周边国家报道、中国利益报道、意识形态宗教类报道。与漆菲见面的三十分钟里,她认真而专注地讲述着她和她的《凤凰周刊》,令听者为之感喟。


【摄影篇】沉默且深刻



摄影,是一项不喧哗,自有声的工作。它沉默地记录这个真实世界,关注的,是在人类的生活状态和人类的生存痕迹中的那些活着不易的人们和存之不易的物。丁大伟把摄影看作是一件幸运的人生私事。他的讲述从童年的第一台徕卡相机谈起。在家族的熏陶下,丁大伟更喜欢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去感触、认识、反馈这个真实的世界。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选择用Helmut de terra有关新疆莎车的老照片去连结关于新疆悠远的回忆,又用现代摄影的色彩去引发灵魂强烈的碰撞。在讲述的后半段,他多次提醒爱好摄影的人们,日常生活远比生命中的偶发事件更重要。“你拍的不够好是因为拍的不够近。”丁大伟笑着说。


【纪实篇】理想与自嘲



“有人说记者是最苦逼的职业,简称‘新闻狗’。”当邱锐说出这句话时,台下传来了阵阵笑声。似乎他,才是真正来阐释“新闻理想”的Mr.Right。邱锐在讲述自己毕业时追求新闻理想的故事时,也会时不时地用戏谑的语气聊以自慰。在那些诙谐的言语中,他或多或少透露出对现行的新闻体制难以名状的失望,但他仍然相信改变终会到来。“当我们在谈论没有新闻理想的记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邱锐在演讲的最后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平淡地讲述着“记者就是一份单纯的职业而已”。如果不是台下工作人员举起绿色的小本子,他还想多说些什么,在很多欲言又止的细节中,你不难感受到那种理想与现实碰撞的无奈。他与现实妥协,却从不向现实认输。最后邱锐给了一句意味深长的忠告:“对于把理想、发展平台 每天都放在嘴边的公司,一定要小心。”


【心声篇】诗和远方

没有进行自我介绍,也没有定下演讲的主题,李媛媛用大篇幅介绍遗产和遗产的守护者们。她讲到,“我们应该用遗产的角度看待世界”,大概她是说我们应该在大环境中寻找小的切入点去走近生活,读懂生活,为了生活,依靠生活。她讲到在过去做“二战”专题时,她与她的小组选择从遗产的角度看待二战,她们搜集资料,深入了解那动荡年代下人们的生活环境、文化、衣食住行,力求还原一个普通人的二战生活。在讲述过程中,李媛媛提到一个有趣的概念:用遗产的角度看身边。她向同学们介绍着我们身边那些熟悉的事物,小到秋千、空竹,大到茶的制作工艺,这些都是遗产,我们无时无刻不生活在遗产当中。



在讲述的末尾,她选择用周培生老先生的一句话作结:“人生最好的状态是一半在书房,一半在路上。”“她捍卫遗产的价值就像捍卫自己的灵魂。”身边的同学发出这样的感慨。我们不需要去深究李媛媛的外在,因为她从第一句话起,就把灵魂坦诚给了你。


兼听则明

在四位资深媒体人结束经验分享后,活动进入到现场提问环节,四名同学表达了自己的新闻理想,并提出了他们对新闻行业所存有的疑问。



“翻开每期的《凤凰周刊》,我们总会在最具观点的卷首语处发现一个名字——周兼明。那么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周兼明”是谁?”当主持人在开场提出这个问题时,全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周兼明是谁?“周兼明”是“每周兼听则明”的缩写,“他”是凤凰人智慧的集中体现,为保护笔者而生,为新闻正义而存在。“周兼明”不是一个实体,而是一种精神。“他”和漆菲、丁大伟、邱锐、李媛媛一样,用新闻记录历史,构建社会。


文字:陈可轩

摄影:李开元